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别让华为跑了”,那LED企业能跑吗?

作者:莱电科技来源:http://www.cnledw.com/浏览:29时间:2016-06-14 14:50:37
      最近刷爆朋友圈的文章《别让华为跑了》在各界都沸沸扬扬,也是深圳最近心情的写照,该文章大意是说华为终端公司去年已经成为东莞的第一纳税大户,并且华为未来的发展重心很可能会从深圳搬迁至东莞,深圳对此应高度重视。其实不仅是华为、富士康、中兴、高通等龙头企业在这些年逐步搬离深圳,在我们所熟知的LED产业中,也有不少企业搬离深圳的现象。“全球LED产业发展看中国,中国LED产业发展看广东”,而在深圳,就有近千家LED企业,这占据了整个行业的半壁江山,并且长年以来,深圳也是广东LED产业群中的一大支柱点,但如今大部分企业正经历着“增收不增利”的境况,并且从2011年开始,LED企业搬离深圳的端倪就已出现,此后搬离事件也接连显现。如今,也仍有不少企业选择深圳以外的区域计划搬迁。
  据资料显示,在2011年7月,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惠州大亚湾投资建设LED项目,而近期又在加紧开建11万平米的LED应用基地;2011年10月,联建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惠州的科技园开始投产,就连深圳唯一一家从事上游芯片和外延片生产的LED企业奥伦德科技有限公司也将其外延片生产转移到了江门;同年,深圳市雷曼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惠州的工业园开业;2013年,万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顺利“逃离”了深圳,如今已顺利完成主业LED封装生产线由深圳光明厂区向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搬迁;2014年,华夏光彩股份有限公司鞍山生产基地正式开业;同年,惠州奥拓工业园开始试产,并且其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惠州奥拓工业园是募投项目中“高端LED视频显示系统项目”实时地,目前正在逐步搬迁;然而就在今年初,思科瑞在东莞新建产房,并预计年后投产;同年4月,华夏光彩正式确定入驻南昌LED产业创新示范园......面对这些LED企业搬迁的事件,深圳大学光电子科学技术系主任柴广跃教授在谈及深圳LED产业现状时不无担忧:“曾经的中国LED的代名词,深圳LED产值从占全国70%已下降到目前的1/3,到2020年占到1/5都成问题了。”这不得不引起各行各业的反思。如果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出现了问题,就会造成企业搬迁的现象。虽然正常的产业转移不会影响经济的整体发展,但是在短时期内企业转移的现象此起彼伏,就会给宏观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对于LED产业的搬迁,很显然是基于厂房租金、人工成本、政府相应的配套政策、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等综合因素的考虑。
  对于厂房租金来说,深圳制造业的各项成本居高不下,租金成本是企业的一项重要开支。2015年,深圳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月,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8.5元/小时。在租金上,2015年初深圳的厂房类出租屋平均月租金同比上升幅度高达11%,在去年住宅房价高涨的带动下,租金又上涨了不少。目前来说,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会产生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华为总裁任正非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除去厂房租金的上升,住房价格的飙升以及消费水平的上升也给外来人员带来巨大压力,其中有不少外来人员面临着“吃不起、买不起、住不起”的窘境,这一系列的原因很可能会导致人才流失。人才的缺乏,对于LED产业来说,其发展必然离不开人才,特别是现如今不少LED企业都在扩大产能,由于担忧深圳租金过高,同时目前的业务很难再有大的增长,同样的薪资在深圳已很难留住人,这些都成为LED企业搬迁的重要因素。
  其次,深圳的人工成本的逐年攀升,也是造成LED企业搬迁的重要原因。人工成本作为制造业的主要成本之一,如何控制人工成本是每个制造类企业要重视的关键问题。近几年随着深圳市的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的逐渐上升,特别是去年一年“一路狂奔”,让很多的制造业感受到了租金费用导致的压力。在成本加重的情况下,LED企业将工厂搬回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相对较低的城市,仅将研发部门留在深圳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政府的相应配套政策也是LED产业考虑的因素,LED产业在进入深圳发展之初,就不乏资本补助等政策的扶持,若政府的配套政策未跟上时代的发展潮流,也会导致企业的搬迁。如华夏光彩的搬迁,除去深圳的高额成本之外,政府的政策也是吸引其搬迁至南昌的重要原因,南昌政府充分发挥硅衬底LED技术优势,以南昌光电产业研究院和国家检测中心为核心建设南昌LED产业创新示范园区,此外,南昌基础设施支持,奠定其发展基础,同时,南昌LED产业创新示范园已经入驻一批国内知名的上游芯片企业,聚集了以深圳兆驰、广州鸿利为核心的中游封装企业,加之示范园外围的PCB供应链集群,作为首家入驻工业园的LED应用产品制造企业,华夏光彩可以充分享受集群的优势,更能集中精力把产品做精、做专。这一系列的有利的政府配套政策设施,吸引着华夏光彩。
  除去厂房租金、人工成本、政府相应配套政策等原因,对于华为、LED等企业的搬迁,地产咨询机构世联行董秘袁鸿昌长期在深圳工作生活,他认为,这更多是因为深圳这座城市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致,将利润率低的企业淘汰出局而搬迁至周边。他还强调:“如果这个企业它钱赚得少了,它哪怕去到东莞,或者迁到内地很偏远的地方,降低成本它也很难活下去的。为什么?因为你在市场上的生命力越来越弱,你只有靠说内部不断降低人工成本,降低土地成本……这对一个企业来说不是终极的解决之道。”然而就整个制造业结构发展来说,当下深圳的一些企业已经成长为了全球性的企业,基于成本考虑的产业链重构,即“生产-运营-研发”等部门设置在不同区域(甚至是国家),在制造行业里已有先例。如今,LED企业将总部在深圳,将其终端或制造环节迁往周边,也或不失为一种产业链重构的方式。
  《别让华为跑了》给深圳敲响一记警钟,除去华为、富士康、中兴等龙头企业的搬迁,在近期还有超过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这其实反射出城市发展中的一系列问题,为此,在5月29日举行的广州“从都国际论坛”上,深圳市长许勤表示,深圳市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深圳用于研发的经费已占到GDP的4%,未来还会持续增加。除此之外,为了刺激实体经济的发展,减轻企业的压力,不少地方政府都在近期发声“降成本”,从已测算出减负额度的10省目标值来看,今年至少计划为企业减负超8000亿。其中,据《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性方案(2016-2018年)及五个行动计划》给出的减负额度目标,广东减负额度最大,预计到今年年底为企业减轻4000亿成本。面对这样大的减负额度,前广东政协特聘委员、东莞台商叶春荣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企业的福音。经济上行时期,企业赚钱相对容易,对这些税费也抱怨不大,但现在经济不景气,企业生存都很困难,因此大力度减税降负,让企业轻装上阵很有必要。”这一系列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激发企业生产活力,维系城市的发展。
  同时,笔者认为,从华为“逃离”深圳这一事件中,为留住更多的LED等产业,深圳市还可以制定更加科学的发展思路,地方政府应该对大小规模的企业一视同仁,相对于给大企业“锦上添花”来说,服务好中小型企业也至关重要,“九层之台,起于垒土”,所有的大型企业无不是从小企业发展壮大的,为中小型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势必会吸引不少投资者,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其次,在公共服务上,可以在交通、医疗、环境、卫生等方面不断完善,让深圳成为一座更加宜居的城市,这样才更有可能留住人才,留住企业,才更有可能转危为机,创造城市更加美好的未来。除去政府的努力,对于LED企业自身来说,修炼自身内功,是其发展的关键,LED企业应该提高管理成本、控制成本的意识,就如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所说:“除了中央、地方给予的减税降负措施外,企业自身更需练好内功,要通过提高管理、控制成本,自身消化部分成本,这才是基本之策。”因而,除去政府的努力,LED企业更应该自励。

Loading...

Loading...

关键词:LED